目前日期文章:2007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公車的椅背上總有被學生用立可白話的圖,有些還覺得蠻可愛的,有些則是不堪入入的罵人話。上了公車總是有人就站在門口不願再多走一歩,也不是下一站就下車的人,偏偏有些人就是愛當門神。以前的公車還可以拉開窗戶,坐在窗口位還能透透氣,每個人冷熱喜好不同,有的時候妳覺得熱跟悶,別人不一定這麼覺得,總是好心的給妳適當的建議。或是明明妳就快凍死了,偏偏前面的人是座超級火山硬是要把窗戶開到最大,好讓你也體會一下冷冽的寒冬。
 
有的時候明明就拉了鈴,司機也裝作沒聽到。明明就沒有人在等公車或是要下車,他卻又見鬼的停下來,讓人不禁懷疑是司機腳酸了想休息一下嗎?拉了鈴的沒人下車也是蠻常發生的,所以有的時候我會很俗辣的不敢拉鈴。還有的司機很沒耐心的在你剛上公車的十後就關起妳身後的門,深怕後面還有更多的乘客上車。或是前腳才踏下地面身後的門就很不留情的關上了。當然也是有很好心的司機,看到你在老遠的地方奔馳過來,就會好心的停多一會兒讓你上車。如果運氣再好一點,還可以看到可愛的大叔跟你裂著慈祥的笑容,或是跟幾個熟客和愛講話的老人家熱情的話家長。
 
公車司機還有很可愛的地方,就是遇到同一家公司,或是同一條路線的巴士司機就會熱情的按喇叭問候一下對方。通常都是扯著嗓門大喊,如果剛好碰到紅燈動彈不得,大家還可以多聊幾句。有的時候還有一次兩班同時出現,偏偏載滿的那班公車停的時候空的那輛就不停,所以大家都只好很到楣的擠到那班很滿的公車。如果兩班都錯過,恭喜妳,半個小時應該是不會再有這線路公車的蹤影。不過這也不是莫非定律,就在你懊惱跺腳的時候,也會有不小心中彩卷的幸運,當第三班公車緩緩的出現在遠方。(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公車頂上的拉環是我小時候的夢想,當有一天可以輕易的拉到的時候,就覺得自己既驕傲又幸福,可是扯著拉環還是會被公車甩來甩去的,所以最好還是抓著上面的鐵幹,如果時間長一點就會發現,今天手臂拉的有比昨天長。不過平常還是要注意兩邊的均衡,免得以後出現長短手。
 
有的時候還有出現明明就有座位,卻不見椅墊的神奇事件。或者是下雨天的時候有人把濕答答的雨傘往旁邊一放,逼得下個上來的人沒有紙巾也坐不了的慘劇。這時如果有可愛的鄰居遞給妳一張好用的紙巾,你就會感激的五體投地,甘心情願為他做牛做馬。
 
公車上的廣告也很吸引人,每次一上車就會注意車上的廣告,研究個老半天,好像當成武林秘笈般的重要。(最主要的是公車上都沒有帥哥美女可供欣賞)以文化的角度來看的話,如果公車上能出現一些設計家的作品,或是詩集,我想會更能打發公車上無聊的時間吧。尤其是有些大嬸明明就可以坐的很近聊天,卻偏偏喜歡隔山喊話一頭一尾的坐著,很公開的暢談自己家庭的八卦事件。
 
搭乘公車的自然守則就是你的的公車永遠都不會來,你不等的永遠都會一班接著一班,班班川流不息,讓妳覺得不坐它真是可惜,坐了又不是自己想到的地方,有種很想撞牆的衝動。都說要盡量利用大眾運輸工具,但是還是有很多理由讓你覺得,走路會更美好,當你放棄了搭乘交通工具的時候,有一班很空曠的豪華巴士就在你面前緩緩滑過,而你的位置就在兩班站牌的中間,你只能很瀟灑的跟公車司機揮一揮手,搞不好還會有另外一台連體嬰公車尾隨著。
 
剛到美國的時候也是拜著我們家老爺的那本公車指南,帶著二不愣憕的孫女搭著公車闖遍海角天涯。我們家老爺老太太來美國好些年,憑著我家老爺冒險犯難的精神,打通所有公車路線,很神奇的居然在沒有車不行的南加州生存。美國公車還不像台灣公車,在站牌上還有標明路線的,完全就是沒頭緒,除非你有一本它的路線圖。
 
我家老太太有次很大膽的自己一個人坐公車,忘記了應該走到對面去搭公車,結果反而進入了黑人區,在一句英文都不懂的情況下,還能處變不驚的讓好心的黑人叔叔打電話給家人求救,那時真是體會了美國處處有溫情。
 
美國巴士司機很多都和藹可親,有腳踏車的,司機心情好的時候會幫你放在前面的置物架上,遇到有輪椅的,也會親自下來用電動階梯接妳上車,幫輪椅客人推到適當的地方,親手確認輪椅客人有綁好安全帶,問清楚你要下車的地點,跟你打包票他絕對不會忘記你要下車的地點,不時停車的時候還會回頭確定看看你是不是還安全的,下了車還會帶著微笑親切的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美國的巴士大部分都很乾淨清爽,外面有很多很棒的廣告公車,裡面雖然有的時候也會有立可白圖案的蹤跡,但是整體上都還算是蠻乾淨舒適,還蠻少看到殘破不堪的椅墊和椅背。(也許是我太少坐公車了?) 南加州有些城市坐公車真的很方便,如果時間不是一個問題的話。很多剛從台灣來的都會決的走路不是個問題,有公車搭世界更是美好,也許自己在美國待久了,就會覺得很多事情綁手綁腳的做起來不方便。有時想利用一下大眾運輸工具,也不知道從何處著手,年紀輕輕的,反而沒有我們家老爺冒險犯難的精神,說來真是很可恥。
 
希望有天能鼓起勇氣,重新找回自己大膽的個性,搭著公車歷險去。

blankou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起搭公車,那真的是又愛又恨的情節啊。
 
小時後第一次一個人自己撘公車從台北到北投,要在士林轉車,雖然已經跟著我娘撘過好多次的公車,但是大家還是不太放心的一再的叮囑我,下了車到士林,要記得到對面換車喔。我還記得自己似懂非懂的點著頭。士林這個地方從小就印象深刻,窄小的巷道那川流不息的車陣,還有那滿街的攤位,每次經過總是會探頭看著路邊的店家,路邊的棺材店,印象深刻的總是讓人心生畏懼,但是同時也是好奇的緊。
 
自己從小撘公車就有一種神經質的可怕,會盯著站牌上的路線,從頭看到尾,然後記住上兩站的站牌名稱,還有下一站的站牌。前者是可以知道快到的地點,後者則是知道自己錯過了該下車的地方。上了車以後就開始戰戰兢兢的盯著每一次公車停靠的站牌。所以上了公車之後,總是會搶著站在可以看到站牌的地方,深怕自己錯過了要到的目的地。
 
小學離家近,所以走路就可以到,國中的時候分發到較遠的學區,所以要坐五站以上的公車才能到。早上每個人都穿著整齊的校服,在冷清的街邊等著公車。來我家這站的時候,多半車上已經擠滿了人,大家還是硬著上去,兩個學校學生,硬是擠在同一個公車上。雖然說另一個學校的學生都會在過了三站之後下車,但是這三站的距離,總是像一場惡夢一樣,糾纏著兩個學校。
 
學生車票總是放在胸前的袋口,還特地買了一個伸縮的票夾來保存,上面還有自己的照片,還是會發生掉車票的事件。我這糊裡糊塗的個性跟雙方家長倒是沒有什麼關係。車票上面被司機剪的參差不齊的,有的時候明明就是一個洞,偏偏就是給妳剪到中間,不然就是左邊剪一邊右邊剪一邊,自己看的都有點煩心,(奇怪又不是處女座的,還跟人家規定要剪好車票),而且說起來以前司機還真可憐,一邊開車還要剪票。好像只有客運才有剪票小姐。
 
說到客運,就不得不說起每次坐客運的辛酸史。不管是坐到新店還是基隆,我總是不由自主的暈車。每次到了基隆,跟著我娘走著到阿姨家,就會全身無力的躺在那個冰涼的大理石上坐椅。還屢試不爽。後來雖然發明了暈車藥,可是有的時候還是會發生口吐白沫的慘狀。客運算起來說還真的是我人聲中最大的剋星。
 
小時候最喜歡去阿姨家玩,才幾站的距離,有的時候自己坐公車去,心情好的時候選擇靠著大馬路的地方停車,然後沿路慢慢的走著,一排的鞋店,總是讓我覺得相當的不可思議,各式各樣的款式,通常都能讓我哈個老半天。夏天的時候經過百貨公司,就會順便跑進去逛逛吹吹冷氣。我還記得旁邊有一家賣蛇的店,每次經過的時候都會頭皮發麻,雖然有的時候會繞過走另一邊,但是很多的時候還是硬著頭皮經過,大氣都不敢喘,深怕那些蛇會衝出來亂咬人。回家的時候會到新東陽去買霜淇淋,順便看看裡面的牛肉乾流流口水。邊等公車邊嚐著美味的霜淇淋,一邊想著這就是所謂的幸福吧。
 
家裡搬到了北投,又免不了的必須通勤。我每次總是多走一點路到總站上車,就可以摸到一個位置坐。而士林又是每次換車的地方。每次總是嘴饞的想買些東西祭祭五臟廟,有的時候為了省了一段車資,或是可以坐到位置,走到下一站去等車,沿路就跟著東看西看的到處研究。那彎彎曲曲的小路,總是讓我覺得非常的親切。深夜時份運氣好的時候,有賣地瓜的小販,就會很開心的買來品嘗,總覺得那就是人間美味。北投晚上等公車的地方,總是有個小販在賣糖炒栗子,有的時候我爹心血來潮會買來給我吃獎勵我一下。
 
以前的公車幾乎是沒有冷氣的,在炎熱的夏天,那樣感官上的煎熬真的是很難受的,鼻子裡呼進呼出的是別人的體臭味,濃厚刺鼻的香水味,還有變態的色情狂,下了擁擠的公車,總是讓妳有一種重生的喜悅,感激的吸幾口新鮮的空氣。運氣好的時候有位置坐還可以看看風景,有的時候大嬸就是要停在妳面前,讓妳不由自主的起身讓座。不過這可能跟我喜歡坐單人座有差,跟著我奶奶搭公車,明明就是很近的位置,她還是扯起大嗓門的叫我去坐旁邊的雙人座位。我從小就不喜歡跟同年齡或是年輕以上的男生坐,(非常奇怪的怪癖)所以總是在公車上被我奶奶碎碎唸。覺得我的個性很奇怪。

blankou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話說也有一陣子沒去戲院看電影了,雖然說上次有跟朋友去看恐怖片,但是幾乎從頭都閉著眼睛受到驚嚇,所以應該不算是看電影。
 
「色‧戒」剛出來的時候就很想去看,可沒找到附近有上演的電影院,跟了豆腐說過,這中國人的片子在美國戲院上映,以為她一定會很想看,就詢問了她的意見。沒想到小姐立刻駁回我的提議。我只好摸摸一鼻子的灰,準備一個人去獨享這部片子。沒想到再次吃飯的時候,豆腐主動提起說要一起去看這部片子,連櫻桃都點頭要一起去,所以三個女人就口頭上承諾一起去看電影。
 
櫻桃小姐打探好了風聲,在大家一片同意聲中決定了看電影的日期和時間。沒想到早上突發事故出現,必須帶著我的上司一起去看電影,所以又算是多加了一枚,然後豆腐的男友也殺出來說對此片也有興趣要跟著一起去。(是說有些男人就喜歡插花在一堆女人中嗎?)我們到的時間有點早,就先去對面買些朋友要帶回去的東西。進場的時候人還很少,我們挑了一排好位置,先去上洗手間免得待會錯過了精采片段。就在我們返回的時候,預告片就上演了,我們後面一排也坐了一些人,不過放眼望過去還是中國人比較多。
 
後排的中國朋友們一直討論著這部片子,因為還在上映預告片,所以也還不以為意。可是當電影開始播放的時候,後面的中國朋友開始跟著唸螢幕上的中文時,就有一種很不祥的預感。果然每隔幾分鐘就開始討論,是有這麼強的求知慾嗎?一定要邊看邊討論嗎?我回過頭去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可能是太黑的關係,沒看清楚我有多凶狠,所以後來還是繼續討論下去,不過就是聲音小了一點,有點像是小蜜蜂嗡嗡嗡的聲音。因為本人實在是太俗辣了,又不想錯過精采鏡頭,所以也不想回頭請對方閉嘴不要做小蜜蜂,只好自己融入劇情,假裝沒有小蜜蜂存在的事實。
 
就在這個時候我旁邊的上司竟然鬼打牆說起話來,就是這幕,第一個床戲鏡頭。我當場嚇到差點沒有滾到座位底下。但是很顯然的那幕並不是,大概過了二十分鐘,真的第一幕床戲來了,我隔壁的上司又很得意的提起要開始的床戲。我的內心很想狂吼,可不可以不要提醒我床戲的事,我們大家都有眼睛,看的電影也是一樣的,我相信我還看得出來前面放映的是在演些什麼,可是我只是給了一個很俗辣的笑容。(好吧,我收到提示了。謝謝。麻煩請自動閉嘴。)
 
我只能說看了一部還算不錯的電影,可是我寧願自己一個人看,我想我真的是孤僻慣了,沒辦法忍受別人在我看電影的時候在旁邊扮演小蜜蜂,也沒有辦法忍受別人一心想在電影演一半就跟我討論劇情的人,更不喜歡別人一直提醒我床戲就要開始了。整部片只有三個場景加起來也不過就是不到十分鐘的情節,說是一部情色片真的未免也太過抬舉他了。床戲的震撼也不是光是脫與不脫那樣簡單,而是肉體的張力和兩個人情慾的糾結。
 
我認為一個人最漂亮的地方就是她的雙眼,而湯唯和梁兄都能用眼神詮釋的很好,一舉手一抬眼,都能牽動著我的感覺,所以對我來說還算是蠻可以接受的。至於聲音就當作完美中的一點小瑕疵吧。不論是場景,服裝還是化妝,我都看得到導演的用心。尤其是化妝,湯唯的特寫特別多,一個清純的大學生跟一個風情萬千的麥太太,兩個真的在化妝上差了很多,也能從湯唯的眼神中看到全然不同的兩個人物。
 
我自己則是非常喜歡那個年代的風情,有點羞澀又純真,帶點自以為是盲目的熱情。我喜歡張愛玲筆下冷酷的人性,也喜歡李安溫暖的展現人性的表現。什麼是真實,什麼是理性,很多是都只是在角度上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見解和看法。人的思維就是這麼奧妙,對與錯,愛與恨,一線之間,卻輕易的把人打入兩個不同極端的世界。
 
別人眼中的「色‧戒」→羅佩瑩解析的「色‧戒」:王佳芝的白瑞德與衛希禮

blankou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