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份發生了很多件事,讓人措手不及,啞口無言。
 
我並不是很愛說話的女孩子,雖然是雙子又是O型。但是我的話好像在國小的時候就說完了,接下來都是用寫的比較多,或是打字的方式紀錄下來,剛來美國一切的不如意也寫在日記裡面,我也很少跟我身邊的朋友說我家裡或是感情上的事,雖然同學說我好像曾經說過一些和第一任男朋友臉紅心跳的事情給她聽,她還說她不太想聽,我是真的不記得了。不過我很少提及現實生活上的事和朋友分享是真的,現在大多數都只跟豆腐吐吐苦水,因為兩個人都單身,約起來也比較方便,和她說話也真的很舒服,她也很能體諒我的感受。
 
部落格也是很少提及家裡的事情,我很怕羞,也很憋扭,很愛裝酷,不喜歡表現自己的情感,尤其是我不喜歡的人面前。關了從前的格子也是因為她的關係,我很小氣,不想讓自己不喜歡的人知道我真正的想法,連祖父去世,在家裡人的面前,我雖然會哭,可是我不想說我內心真正對祖父的感情在家人面前,不是因為我不愛家人,而是我自己太會隱藏自己的感受,叔叔一直勸我就是在祖父的喪裡上講些對於祖父的一些感受,我沒有站出來,只是斷斷續續哽咽的唸完了他交代我唸完的聖經章節,連她都有在大家面前說一些對於祖父的感覺。
 
四月初我爹緊急住院,好險很快康復。以為這是最大件的事了,難過的關了以前的格子。四月底祖父住進醫院,他是個很愛吵住院奇怪的人。以前也是吵住院,雖然是這樣,自從知道他住院後,就是隔天,還是下班以後還是乖乖的去陪他一直到奶奶吵著離開,星期五的時候我自己去,在醫院陪他久一點,感覺上比昨天又虛弱了一點。
 
前一陣子才剛讀完Tuesday with Morrie對這樣的轉變,有些感慨。護士又問了我一些祖父的事情,我白天沒來所以也不知道,打了電話跟我爹查證,也沒有結果,護士幫她換了針頭,兩隻手的血管都被點滴插過了,本來想方便他另一隻手可以自由活動,可是真的沒有地方插針了,所以還是打在同一隻手上,但是因為太痛了,所以祖父不自主的動了一下,針管就歪了,所以又要重打,護士很抱歉的跟我和祖父說要重插針,還要我幫著扶住祖父的手,以免他動到,針插進去的時候,祖父痛的沉吟一聲,聽在我耳裡真的很心痛,我也受過扎針的痛苦,很能體會。拖了一下,看著護士換完乾淨的床單,順便幫他擦身,我就回家了,祖父沒有說什麼,看著我坐在一旁,三不五時就跟我說,若是在家裡看不到祖母,記得開車來接她。沒想到這竟是他對我說過的最後一句話。
 
隔天星期六早上,護士說祖父在早餐的時候嗆到,以致一時間缺氧,導致中風,緊急通知家人。真是不敢相信,明明昨天還好好可以說話的人,居然在一夕之間就變天了,快的讓人措手不及。心臟科的醫生說,如果還有家人在其他的地方,請趕快通知,不曉得他可以撐多久了。雖然半邊中風,還是可以看著我們,聽我們講話或是摸他也有反應,不太相信醫生的話。可是時間證明的一切,祖父的健康慢慢的惡化,最後已經完全動不了身體上也沒有反應,也不能自己呼吸。
 
從外公過世後,我慢慢的學習想認識身邊的人,在我後來又重新回大學上課,然後趁著有些時候沒有上課帶著祖父母去飲茶或是吃中午飯,我們彼此捉摩著對方的脾氣,當然祖父是超好脾氣的,對我非常的忍讓,我也學會了與他們相處的方式,甚至後來還帶著他們去中國玩了一趟,其中真的獲益很多,很多時候都是兩個老人家照顧我,我必須很羞愧的說。一路上聽到祖父提及他年少的事情,讓我似乎又更親近他一點,後來又帶著他去加拿大見他的幼時玩伴,他也說了很多童年的事,但是真要問起他來,還真的一問三不知,連順序都會顛倒,但是我還是興致盎然的寫下來他的事情,這是我表達對他愛的方式。
 
還沒有夢到祖父,夜裡很不好睡,常常會哭,閉上眼睛一個人的時候就會想到流淚,朋友說能哭就是好事,不要壓抑在心裡,我的核桃眼現在應該是很駭人的。不過還是很感謝主,沒讓祖父受太多的苦痛,雖然一個星期前他還能吃能睡能走能動,到後來進了醫院,短短一個禮拜就撒手,快的讓所有的人都心痛,可是對於一個八十八歲的老人家來說,住院前一切都沒有病痛的實在很少,我想我父親真的照顧他照顧的很好,只除了消化系統有點不好以外,據我祖母說都是這個月我爹幾乎天天都煮酒釀湯圓給我祖父吃,他吃完了總是很心滿意足的就去睡了,所以導致消化不良。我想,能在最後的日子還能吃自己喜歡吃的東西真的是很有福氣。
 
也很感謝同學每年舉辦的聖誕啪替,過去兩年都有帶祖父出席,讓他也感受一下愉快的氣氛,祖父最喜歡湊熱鬧了,對於自己的喪禮沒能幫他辦得熱熱鬧鬧的,雖然覺得有點感慨,可是基於家裡人都不愛參加葬禮的情形下,所謂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也不想太麻煩別人。去年的聖誕是最後一次跟祖父外出,除了吃飯之外,也是最後一張跟祖父的合照,我把他放在iTouch裡天天都看到,K人妹真不是蓋的,照片照的好美喔。
 
摸到這裡來的朋友,不論是舊的還是新的,因緣際會下而來。很感謝你們的關心,我還是很想繼續寫下去,以我自己的風格,不想再畏畏縮縮的寫。同學說是不是想找另闢一個地方靠么,真的說起來,其實對她沒什麼很嚴重的情緒,也很感謝她在我最難捱的時候,看在我爹的份上幫助我,但是就僅止於此。基於本人俗辣的個性,可能只有我在自己的格子碎碎念而已(笑)
 
無論如何,不管外在的,現實生活中的我再怎麼無聲,我都想用這樣的方式抒發自己內心的情緒。
 
謝謝。


blankou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