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沒有預期要買書的,後來還是在勸敗達人的威力下敗了幾本書,所以又拖了一個很重的小行李箱回來,這個在澎湖幾乎快被崩壞的情況 下,居然又被我不嫌棄的帶到台中再帶回來。原本有點不穩固的把手,變的更艱難了,在誠品看完書,又去帶了很美味的泡菜和豆干回來,還有朋友推薦超可愛布丁 和奶酪,九點二十分才上客運,手心捧著簡媜的"吃朋友"看的津津有味,快十一點終於我娘忍不住打來問我到底要不要回家?

剛下了交流道,還不清楚到了哪裡。

我娘很擔心的怕我沒捷運坐,乾脆直接去坐小黃好了。

本著節儉的美德,我再三保證一定搭得到捷運。

看完了書小歇了半刻,等著下車。順便把車票夾在書裡,書則硬塞進肥胖的小箱子。





等所有的乘客下車後,我趕緊衝向前。居然要收回票,趕快又急著開箱子翻書找車票。這下次又耽誤了一點時間,捷運千萬要等我啊。

拖著沉重的箱子,有點承受不了的重量讓人害怕,果然,沒走幾步就崩壞了。

天啊,這下要怎麼拖呢?

既然要買,就要有拖回去勇氣,帶著有點自虐的心情想著。

一口氣衝過經過停在車站前悠閒聊天的小黃們,深怕自己會情不自禁停下腳步。

進入車站,茫然的看個指標,幾個經過的路人同情的看著我拖著沉重的行李走走停停。快到搭乘捷運的地點時,有個年輕的女孩走過來問我是否要搭捷運。

往下走就到了。很親切的指點我。

回了她一個感激的笑容,找到方向真好。吃力的拖著箱子,又有點搞不清回家的方向,詢問。

搭了回程的車,鬆了一口氣,可是還有最後的一段路要拖。無奈的看著手心的勒痕,有種被折磨的快感。

下 了車,跟著不算多的人潮走出車站,完全搞不清楚方向感,打了電話問娘到底是哪個出口?出錯了路口又很認命的拖了行李回頭走,停停走走,經過公園許多礙眼的 情侶檔,一路在心底咒罵自己買太多東西,自己的業障要自己背,很多小黃刻意的緩慢了速度跟著,想說這麼近的路程應該是沒有人會願意載,所以也都沒有認真的 去理。

手心開始灼熱發燙,手臂已經疼痛不堪,停了下來,剛好就有一輛小黃停在旁邊,也沒拉下車窗,走進了幾步,他才搖下車窗。

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也會載嗎?我遲疑的問。

他點點頭。

我扛著行李感激的坐進去。

才一小段的車程,還沒起跳就要90元。

真是貴的可怕啊。

心中有點小悶。

怎麼沒想到其他拖行李的方法呢?

有點小懊惱。

想起前幾天在松山機場搭的小黃,帶著微笑,熱心的幫我們扛起兩個小箱子,也不介意路程過短,用微笑交錯。

不過,不論如何。

總算是到家了。

 

 

p.s. 夜間台北計程車費會起跳比較貴啊!! 小黃果然不是貧窮人家可以負擔的~~

 

 

blankou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